首页 头条新闻 健康卫生 行业资讯 乡村振兴 名企在线 教育频道 图片 视频 全国

科技

旗下栏目: 旅游 环保 财经 科技

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被称为“闯海人”

来源:新报融媒网 作者:邹燕鸽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30
摘要: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被称为闯海人。 公元1988年,注定要载入史册,注定要成就一批先锋者;这批先锋者,注定要名垂千史,注定要受人膜拜。 一路向南 闯海人的情缘 文/ 司马 魏月君 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被称为闯海人。 公元1988年,注定要载入史册,注定

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被称为“闯海人”。

公元1988年,注定要载入史册,注定要成就一批先锋者;这批先锋者,注定要名垂千史,注定要受人膜拜。

一路向南 “闯海人”的情缘

文/ 司马 魏月君

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被称为“闯海人”。

公元1988年,注定要载入史册,注定要成就一批先锋者;这批先锋者,注定要名垂千史,注定要受人膜拜。一批批“闯海人”爱恨交织,内心五味杂陈,激情洋溢,青春热血,造就海南情缘。

1987年8月的某个清晨,海南建省办特区的特大消息从新华社传遍神州大地每一个角落,中央决定“海南建省并办中国最大经济特区”。这一消息好比一声巨响,惊醒梦中人,不亚于一颗“原子弹”爆炸,仿佛喜玛拉雅山被炸开了口,犹如长江、黄河、黑龙江改了道……中国的改革开放翻开了新的篇章,中国有无数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变,步入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轨迹。

“海南建省办特区”犹如宙斯手中的火种,点燃了多少不甘寂寞、不甘平庸、不愿虚度年华、不安分守己的灵魂。

之后的发展,如后羿射日的故事不断发生着,开创了“数十万人下海南”的大潮,史无前例的创举。一批接着一批,像是“外星飞船”“诺亚方舟”,突然重现。最初的“闯海人”寝食难安,多少人的平静生活一石激起千层浪,是去是留?选择、放弃、未来、现实、事业、情感……迷茫,大部分人有想法但在无数彷徨和抉择后,最终,放弃了。而还有一群人,破釜沉舟、义无反顾、抛家舍子踏上了南下的人生旅程,跨过琼州海峡,“一路向南”,扎根,洒热血,誓死不归。

有一句话:“留下的是坚强,回去的是无奈。”31年来,海南与闯海人的缘分就这么结下,不论去留,每个“闯海人”都难忘那段火一般的青春记忆。海南之于闯海人是第二故乡,听琼剧、喝老爸茶……久而久之,他们习惯了海南的气息,融入岛民一族,在这里扎了根;而“闯海人”的到来也逐渐唤醒这片土地。

1988年的海南百业待兴,崭新地如同一张白纸,从“闯海人”到来的那刻开始,海南一直都在变化着,31年来日新月异。

他们之中有来自北影以《庐山恋》一举成名的电影演员郭凯敏,有被誉为“博鳌之父”的蒋晓松,也有“闯海”寻根的女人邢增仪,“三进三出”情系海南的杜猛,“清华大学燃气轮机专业创业者”陈良刚,海南省职业教育研究院的院长劳永举,继承父业的海南环岛铁路动车司机盛恩维,等等,下面将讲述几位“闯海人”的故事。

邢增仪:一个“闯海”寻根的女人

与很多上世纪80年代末的“闯海人”一样,她品尝了一次又一次创业的酸甜苦辣,与很多闯海人不同的是,即便遭遇了诸多磨难,即使有多次“高飞”的机遇,她依然选择了“坚守”。她认定自己是海南文昌人,她说,“‘闯海人’走完了我也不能走”。

在十数万的闯海人中,邢增仪无疑是最引人注目、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

一路南下 “闯海”寻根

1987年,海南要建省办经济特区的消息一经传开,整个中国就沸腾了。南下的热潮席卷了大江南北,十万人才义无反顾地奔赴这个南方小岛。那时,邢增仪敏锐而欣喜地意识到:海南有着巨大的发展机会,“我的故乡展翅了”!

于是,当时正在重庆建工学院担任教研工作的邢增仪向学校申请:南下海南建分院。经过多次考察,院领导批准了她的申请。其实,邢增仪当时一心奔海南,还有另一个心愿——回海南寻根。

邢增仪祖籍海南文昌,黄埔军校出身的父亲是马来西亚归侨,曾任蒋介石警卫营长,国民党74师张灵甫的参谋长,后任贵州铜仁某地区政协主席。基于这种复杂的经历,直到1987年去世,她的父亲再也没能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

然而“闯海”之路并非一帆风顺。那时跑海南是非常艰苦的过程,没有直达列车,更没有飞机,“我们从重庆出发,凌晨坐火车到贵阳,从贵阳改乘火车到广州,而后又从广州坐客车到湛江,从湛江搭中巴到海安,在海安停一晚第二天再过海,在路上通常要折腾3天4夜。”邢增仪说,“从广东海安开往海口的班车日夜不停,路边小店通宵不眠,当时那种激情和感觉是终生难忘的!”

邢增仪刚到海南不久,著名的外资农业集团“正大”到海南投资养殖业。然而在征地和施工的过程中,正大集团遇到当地少数农民的恶意阻挠,更有地痞流氓借机生事。正大集团无可奈何。

目睹整个事件经过的邢增仪连夜奋笔疾书,以一个普通百姓的身份给海南省委书记上呈了一封“万言书”。这封信震撼了海南省委书记,省委书记在这封信上作了长长的批示。就此,海南省拉开了第一轮整顿投资环境的序幕。

这种海南情结激励着邢增仪。1992年,邢增仪选择下海做房地产事业。1993年,国家宏观调控,不少资产上亿的大公司纷纷破产,很多“闯海人”一去不复返,她的公司也一度生存困难。“当时有很多朋友召唤我到北京、上海,甚至到国外去。我很清楚,外面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是邢增仪一直不走,只因“海南是我的故乡”。

创办“横渡” 重振海南

1999年,在海南省政府的一次重大项目论证会上,有官员提出海南需要振奋精神,办一个有影响力,而又是海南得天独厚的项目,并提议发起“横渡琼州海峡大奖赛”。

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议题没人响应。但却引起了邢增仪的关注。之所以想挑起“横渡”赛事的大梁,邢增仪说,当时海南正经历房地产泡沫破裂的低潮期,需要找到一个兴奋点让它“振奋”起来。

基于这样的原因,1999年下半年,邢增仪响亮地提出“横渡琼州海峡,重振海南雄风”“横渡琼州海峡,挑战人体极限”“横渡琼州海峡,呼唤英雄主义”等口号,组建了海南热岛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开始了横渡大奖赛的运作。

“组织、筹备和实施横渡大赛过程中,克服了很多阻力、困难。让人想不到的是,2000年首届大赛取得了空前成功。当选手们到达终点时,上万民众欢腾起来,甚至几千人冲进了海里一齐迎接凯旋的选手。”邢增仪至今还保留着一张那时场景的老照片。

这次“横渡”吸引了全国几百家媒体跟踪报道,很好地宣传了海南,让海南人民的精神为之一振。但大赛筹资非常困难,邢增仪的公司为大赛倾尽所有付出了100多万元的代价,然而,邢增仪并没有放弃。

紧接着,海南热岛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又积极筹备第二届大赛——即2001年“中国横渡琼州海峡游泳大奖赛”。这一届大赛得到了国家体育总局的支持,还得到了“椰树集团”等多个企业的助力,这次赛事大获全胜。

之后,“热岛”全力筹备第三届国际“横渡”大赛。但由于邢增仪的先生在赛前猝然病重,第三届“横渡大赛”完成前期申报,筹备后邢增仪率领“热岛”全面退出了。

多年的辛勤耕耘,闯海数十年,邢增仪仍然对这片热土充满期待和热忱,因为“我是海南的女儿”,她说。

杜猛:三进三出,把海南当第三故乡的人

听“闯海人”故事,看海南沧桑巨变。

杜猛既是闯海人,又是出海人,还是投资人。杜猛说:“我三下海南,第一次是1988年寒假去写一份《海南经济政策分析与开发调查报告》;第二次去海南是以一名青年教师的身份去写《海南房地产开发与市场泡沫调查报告》;第三次去海南是避非典并组织大量资金买地造房开发楼盘,以他个人投资为主总共投资3800万资金开发房地产项目。”因此杜猛说,海南是他的第三故乡。

三进三出 情缘“赶海”

1988年4月13日,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海南省”横空出世。时年寒假前夕,杜猛以写调查报告为名与海南的同学一起第一次踏上这块热土。虽然现实落差很大、温差也很大,但对海南印象深刻,调查报告得到了“拓荒牛”梁湘(曾任深圳市委书记兼市长、海南省省长)的当面指导。此后,杜猛第二次以一名青年教师的名义去海南。但是因学习和工作等种种原因,杜猛与“十万人才下海南”擦肩而过,但从此埋下了“闯海人”的情结。

2003年非典之后,杜猛把注意力再次集中到海南。他组织资金,从中国华能集团海口公司职工建立的海南中电公司手里买了一块地,开发了一个青年社区,杜猛给社区起名叫“南国印象”。

这个楼盘与当时北京的楼盘风尚国际公寓差不多,杜猛介绍,虽然这个楼盘只有3万平方米,却得到了海口市原土地局何和诚局长的关心与支持,老局长邀请他去文昌老家做客。原海南海口建设局长陈泽群,海南省社会劳动保障厅干部钟坚,时任世纪华创驻海口办事处主任兼南国印象项目财务部经理杨璧鸿,海口新标榜公司董事长陈自强,消防工程公司的李龙、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等对杜猛的大力支持与帮助,都成为杜猛这辈子忘不了的贵人。海口“阳光西海岸”楼盘开发商董事长蒙旭把杜猛视为学者型的房地产开发商,特邀请他带领公司全体员工到他的庄园做客,交流房地产开发经验。著名演员朱时茂在海口通过午餐的形式把时任省长魏留成介绍给杜猛,魏省长表示欢迎北京的公司到海南投资。为此,杜猛的好朋友黄凌杰组团到海口进行实地考察,全程陪同调研投资环境。好客的海南热情地接纳了杜猛,让杜猛感怀至今。

当然作为一个像他这样的学者型开发商,其间的种种艰辛,人性考验,杜猛也是冷暖自知。杜猛表示,“南国印象”项目之后,他感动其海南情怀之余,也深刻体会人生不易。

魂绕海南 难断情缘

后来,杜猛又多次与海南情缘深厚。当海南一家投资公司董事长李翠微受海口一中重点班班主任的委托,邀请他为学生做一场报告时,杜猛愉快地接受了。无论身在何处,杜猛都不会忘记自己曾经是一名教师。他非常认可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在1632年出版的《大教学论》中下的断语:“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杜猛不忘初心,“三个一切”即“为了一切学生,为了学生一切,一切为了学生”,已经融化在他的血液中。他在2004年10月应邀来到海口一中,为高三学生做了题为《中国学生最荣耀的一件事——高考》的报告,他说:虽然一张考卷评判师生显得不尽如人意,但高考仍然是一生中最公平的一件事。鼓励同学们在高考来临之际,要以良好的心态面对现实,克服一切困难,为自己的未来和祖国的发展而努力学习。

杜猛还先后去过海南大学、海南热带海洋学院、海南师范大学、海南医学院、海口经济学院等20多所高校进行学术交流或举办讲座,还在文昌赞助过希望小学的学生……

​杜猛特别喜欢琼海,他说这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因为近有海门和潭门渔民,远有红色娘子军。潭门和海门都是一个渔民小镇,渔民自古在西沙、中沙、南沙等海域进行渔业活动,黄岩岛周边海域就是潭门和海门渔民的传统作业海域之一。在我国保卫南海诸岛屿中,潭门和海门的渔民发挥了独特的作用。他经常到这两个地方做一些公益活动和经济发展推动工作。

陈良刚:决不放弃创业路

1988年,在风起云涌的“闯海潮”中,27岁的陈良刚离开武汉,南下海南。谈起到海南的最初印象,巨大的现实落差让陈良刚十分感慨:“海口连交通信号灯都没有,女同志戴着斗笠骑着三轮车,就相当于现在的出租车。”梦想虽混沌,但却五彩斑斓。“谁不爱自己的家?谁愿意浪迹天涯?只因为要走自己的创业之路。

毅然“闯海” 选择创业

1991年,陈良刚放弃海南汽车冲压厂的“铁饭碗”工作,进入一家研发汽车发动机的私营企业工作,誓言“我要闯一闯,来证明自己的人生。”这年,海南省第一次科技大会决定实施“科技兴琼”战略。科技在助推海南经济特区发展中的作用逐渐凸显,也为陈良刚的事业带来新的拐点。

在一次科技展销会上,陈良刚看中了一家研制超滤膜的机构。直觉告诉陈良刚,这是一个商机,因为超滤膜能将污水变成达标的纯净水。于是,陈良刚与这家单位开始合作共同研制、推广超滤膜。1992年,陈良刚正式成立海南立昇净水科技实业有限公司。

决不放弃 敢“闯”敢创

然而,第一款产品做出来,从实验室到市场暴露出的问题出乎陈良刚意料。产品过滤效果虽好,但却无法使用。用户使用几分钟,过滤膜就破了。3个月后,这家研制超滤膜的单位“撤退了”。当清华大学相关专家告诉陈良刚“这项技术有前途,关键是能不能做好,能不能做得实用”时,陈良刚下定决心,要将产品做得又好又实用。

这位毕业于清华大学燃气轮机专业的高材生,不搞发动机,开始天天下实验室,研究超滤膜。“我到现在还是企业的首席实验员,我做了20多年技术,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对超滤膜进行不断改进、创新。”陈良刚说。

1998年,在海南省科技厅的支持下,陈良刚研制的家用型毛细管式超滤机荣获国家级火炬计划项目证书。“这是我第一次代表海南企业在全国科技界‘亮相’,也是我的价值获得社会承认的起步。这要感谢改革开放政策的支持。”陈良刚想起当时的情景,仍难掩激动。

如今,陈良刚的企业已经成为世界最大超滤膜生产企业,其生产的设备在26年间,从工业走向民用,从海南走向世界。“时代是第一位的,没有这个时代,再努力也没有用。特区是一个试验田,思想开放,国家重视,加上我们的闯劲、勤奋和努力,才能在这样的土壤上,长出我们这样的企业。”陈良刚感叹道。

谈到31年来海南的发展,陈良刚感慨万千:“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海南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与其说是海南的变化,不如说是中国的变化。”

劳永举:海南外语职业教育发展的开拓者

1988年,本着继续深造,积极参加海南建省办大特区建设,奉献自己应尽的青春力量,年仅23岁的劳永举,毅然决定辞去定安县翰林中学英语教师兼教研组组长职务的工作,从两所农村信用社共贷款800元而彻底打破国家“铁饭碗”,离开了教育岗位工作,正式成为海南建省最初期的“闯海人”。“下海去!”“闯海去!”这是那个年代的疯狂声音。

追潮流放弃到北外院学习的机会

学好和精通一门外语是当时的一股热流。在海南,追求国际化教育潮流梦的狂妄让劳永举放弃了本应到北外院学习的机会,却以英语笔试100分的优异成绩,并顺利通过口语面试,和带有同样梦想的年轻人一起走进了海南唯一的民办高等院校海南SNOW外国语学院,接受27位外语教授的特别教育,其中,有著名的语言专家欧阳筏苏教授、丁祖馨教授、薛戈教授、杜乃葵教授、杨丽娟教授、杨绍北教授等。

无数带着梦想和激情的年轻人,不顾一切地冲破旧的人才体制的束缚,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如潮水一般地跨海奔向海南。当时,“闯海人”多坐火车一路南下至广东湛江,再换长途汽车至海安码头。每日,码头的渡船都满客运营,售票处早早便挂出“票已售完”的牌子。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1988年,闯海人的队伍迅速壮大,而海口仍是半日便可徒步横贯的边陲小镇,三亚也还在宁静中沉睡着。

那时候用人山人海形容这里绝不过分。挤进人群中,你可以看到“闯海人”三五成堆,相互交流求职的信息,或高声喧哗,或窃窃私语,脸上露出得意、焦急、无奈、疲惫等各种神色。

报到当天放弃金融大厦工作

来海南的数十万人当中,其实什么人都有,他们有工程师、经济师、教授、作家、大学生,也有机关干部、技术工人。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是辞了公职后来海南的,大多数人来的时候手里才几百块钱,连买一张回程票的钱都不够,他们甚至根本就没有想着要回去。这股“人才潮”汹涌奔腾, 在当时80年代,街上连红绿灯都没有,商店都自备柴油发电机发电,但他们干劲十足,海南强烈的创业气氛感染着每一个人。他们敢拼,敢闯,敢于从零开始的精神,在海南留下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构成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一大奇观。

1989年,劳永举获取第一张国际大专文凭和深圳大学外贸英语专业证书;1990年,获取海南省首家民办外语高校海南实验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毕业证书,那一年他25岁,带着梦想开始走上了自我择业、艰辛创业和继续接受更高层次高等教育的道路。

劳永举在省会海口市应聘的第一份工作,是当时许多大学生梦寐以求的职业:中国银行海口金融大厦培训部英语教员兼前台翻译,但就在报到的当天他却自我放弃了……劳永举后来一直致力于海南的外语教育发展,成为默默奉献着青春的开拓者,最终他成为博士,创建了海南外国语职业教育集团,成为海南省职业教育研究院的院长。

盛恩维:一个“闯海”列车司机

轻舟万重,潮平海阔。海南环岛铁路上,一列列环岛动车飞驰而过,这些时速200公里到250公里的列车,是海南速度最好的代言人。46岁的盛恩维是一名环岛铁路的动车司机,他已经在列车上度过了30载光阴。1988年,刚满16岁的他接了父亲的班,成为一名机车工作人员。

每天往炉子里投进7吨多煤

当时,海南刚刚成为省级经济特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最新试验田。然而,这块试验田上的铁路只有一条——以三亚为起点,经八所至昌江石碌的“岭八线”。

31年前的“岭八线”上跑的是最老式的蒸汽机车。一趟下来,盛恩维要往炉子里投进7吨多煤;雨天,车头门窗四开,风雨袭来,盛恩维经常被淋成落汤鸡。

2003年,粤海铁路通车,这是我国第一条跨海铁路。之前,火车开到广东省南端的海安镇,便无法再南下。粤海铁路建成后,火车不仅能够通过轮船渡海,还能一路南下到达三亚。从此,大陆和海南之间的客运、货运,不再只单纯依赖飞机和客车渡船。与此同时,海南铁路正式结束蒸汽时代,进入内燃机时代。海南作为经济特区的发展如火车换代般加快,对外开放程度也因粤海铁路的建成通车而变得更加深入。

粤海铁路担任机车乘务员

当时,盛恩维被调动到粤海铁路担任机车乘务员。他仍记得火车过海时的情景:一列18节的火车被分为四组,分别由车头拖拽上火车渡船。“这个过程要稳,不然旅客在车上坐着会不舒服。火车上船、过海只要90分钟。”盛恩维说。

2010年12月30日,东环铁路正式通车运营;5年后的同一天,海南西环铁路正式开通运营。东环铁路和西环铁路自此组成了一个闭环,世界首条环岛高速铁路诞生。这时,盛恩维又被赋予新的任务——担任海南环岛铁路的动车司机。

海南正在时代的见证下,一步一步走向更美好的明天。

后记

1988以前,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版图像惊蛰前的土地,犹如“热带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大自然保护区”,被遗忘和观念尘封千年,虽拥有我国最大的海域但春雷尚未炸响。

“闯海人”实际上就是思想观念被长期禁锢的一批人,敢破敢立,勇立潮头,握准时代脉搏去南下闯荡。无数“闯海人”的努力,凝结成了敢闯敢试的特区精神,也让更多先进技术从海南这座曾经落后的小岛走上世界舞台。31年来,一代代在改革大潮中踏浪的海南人、“闯海人”成为特区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参与者、贡献者。敢闯敢试,敢为人先,埋头苦干,他们用实干精神改变了特区,特区也成就了他们。

供稿:CECU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华旗(中原)企业家俱乐部秘书长王新华

新报融媒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新报融媒”的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新报融媒,未经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报融媒”。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新报融媒)”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报融媒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客服QQ:782240275
责任编辑:邹燕鸽

最火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合作加盟 | 人员查询 | 声明公告 | 工作须知 | 广告服务 | 法律援助

主办单位:河南乡村振兴新闻中心 监督电话: 0371/69333589 18518543345 联系QQ:782240275新闻邮箱:[email protected]

电脑版 | 移动版 |